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版面目录详情
教育需要一种情怀
发布日期:2019-12-30 14:20:23131次浏览
教育需要一种情怀魏传国从微信上看看复旦大学教师《万世师表》的演讲视频,很受教育。教育有底线,教育需要

教育需要一种情怀

魏传国

从微信上看看复旦大学教师《万世师表》的演讲视频,很受教育。教育有底线,教育需要一种情怀,这种情怀比之林则徐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一点也不遑多让。

孔子之所以被封为“万世师表”,是因为他奠基了几千年来的人文和教育。陶行知先生因为践行平民教育,也被誉为万世师表,是名副其实的。曾经还听过山大附中我一位同学的哥哥,做过一次关于“晏阳初”的教育培训,也是平民教育的典范。在那个时代,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教更多的人识字。因为,从理论上说,识字才能读书,读书才能达理。而今,随着普九、随着义务教育的深入,识字已经成为教育功能最微不足道的点了。读书为了明理的基本目标也越来越被人忽视,教育为了谋求更多的价值,成了越来越多人的追求。反而教育最本质的功能——生命成长、精神成长却距离教育越来越远。

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在解决了基本的识字问题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只讲究权利,不讲究责任。我们办义务教育,不仅仅是你来混个毕业证,而是要承担相应的学习和成长责任。每个学校都有一些严重影响教育教学秩序的“问题学生”,而这些问题学生,随着知识的增多,真的是“越来越反动”。张口他的权利、闭口他未成年人应受的保护,有恃无恐。再加上不懂理的家长推波助澜,丝毫不顾及人家的孩子的权利和应该受到保护的利益。义务教育的学校,出现了一片管理的“真空地带”。油盐不进的“问题学生”,依靠课程、教育、规矩、纪律都不能达到转化的目的。这也的确是与我们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了。

我常常讲“我们培养的是接班人还是掘墓人?”,还讲“善待我们成绩不好的学生,因为他们将来就是我们身边的人,决定了我们周围人的层次。成绩好的都会远走高飞。”事实上,我们用了九年的时间,教会部分孩子的是“离经叛道”达到了极致,这不能不说是我们的悲哀。

我们的家长关注的更多的是孩子能不能有个好分数,考所好大学。我们的社会关注的更多的是有多少高分生、名牌生。根本不顾及孩子适合什么。在欧美,大力加强职业教育,使孩子能根据自己的爱好,去选择和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我们,却一味的追求,不管如何要先让孩子读大学。至于为什么读大学、读大学干什么,几乎没有人去思考。这也与我们大学的严进宽出和外国大学的宽进严出有关系。说到底,我们的教育还是属于精英教育,至于有多少陪着太子读书的,反正泱泱大国就不缺少人。

这些时日,读雅斯贝尔斯的《教育是什么》,读的很慢、很累。很多东西,要反复的咀嚼,还不一定理解。但,这本书却在引导我朝向教育的原点、朝向教育的本质去思考一些实实在在的问题,改善我的教育哲学系统。我在读的《第四章:教育——受计划限制的事件》,直接有点读不下去的感觉。一般来说计划是指在特定情况下不可缺少的细节安排。雅斯贝尔斯说对一个无法达到地整体进行全盘计划,会造成灾害。我就在想,我们教育的计划。

教育是做计划最多的一个群体。从十三五规划,到具体到一个学科或者班级的教学计划、管理计划,从宏观到围观,从主体到具体,几乎全被计划覆盖着。那么,我们的这些计划,究竟有哪些是必不可少的细节安排,哪些又是无法达到整体的全盘计划呢?我们的教育计划,出发点是国家意志还是时代精神?是文化传承还是生命成长?是意识形态还是自由精神?这些都需要我们明辨之、慎思之、笃行之。

抛开思考这些计划不说,教育需要有一群富有教育情怀的人。不同的时代,需要不同的陶行知、晏阳初。但无论教育的起点是在扫盲还是在教人雅思英语,教育本质不能忘。雅斯贝尔斯说:“教育过程首先是一个精神成长的过程,然后才成为科学获知过程的一部分。”抗拒精神的毁灭,精神不死才是教育最初的本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获取的智识、才干、经验,都是教育的附属品。若单纯为了这些附属品,教育就会变成单纯的训练机器人,而人也变成单功能的计算之人。

反观我们当下,要孩子去机械记忆、反复训练的一些东西,一台联网的电脑全部能解决。而孩子真正缺少的一些生命必备品质,却看不到毫渺的光,这可能是每一个有教育情怀的人最怕看到的了。

今天读到吴非老师的一篇文章《我们将留给学生的记忆》,里面有个情景是教师只记得一位学生,却不记得曾经学生丢了饭把自己的饭给学生了。这在教师来说是常态。我的祖父在八十岁以后直到九十一岁去世,这近十年里,每年教师节都会有他的一位学生来看望他。据他的学生讲,当时自己常饿肚子,祖父就会把自己的煎饼送给他吃。问及祖父,祖父记得这位学生,却真不记得送煎饼这件事了。

当年,教育是奢侈品的时候,教师是非常受人尊重的。而今,教师物质的馈赠,肯定是不能令人铭记了。但可以给他们以灵魂的启迪。走出校门我们传授的知识会遗忘殆尽,但给予的一些触及灵魂的帮助、引导、情境,可能是终身记忆。

今天还读到两句话,直抵心灵——

教育的最大功能是使生命产生敏感。

洞彻人心者,人心生光明!

 

(本文发表于2016《中化校园》10月刊  作者系山东省莱芜市汶源中学校长)


您的宝贵意见是对我们莫大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