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版面目录详情
没有什么比孩子开心更重要
发布日期:2020-01-08 03:29:37892次浏览
没有什么比孩子开心更重要张家海最近,美国中文网报道了一名“身教”的教师典范。她的举动让不少媒体及家长

没有什么比孩子开心更重要

张家海

最近,美国中文网报道了一名“身教”的教师典范。她的举动让不少媒体及家长叫好,称她是“伟大的老师”。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换取了学生们对彼此的尊重。

据报道,这位小学女教师名叫尼尔森,为了帮助因光头造型而遭取笑的男学生,不惜让该男童剃光她的头发,言传身教地给学生上了一堂重建自信和反霸凌的生动课程。

言为心声,行为心向。“为了学生,她愿意付出她能做的,没有什么事情比孩子开心更重要。”尼尔森老师发自内心的这句话掷地有声,深深触动着我这位同为教师的灵魂,以致于最终我不得不“败下阵来”。

一年一度的复习备考进入了“模拟考试”阶段。那天天空一直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直到晚上下班前也没有停下来。因为不能出外散步,于是想起上午刚考完的生物学科试卷还没改。

这次模拟考试目的是对前一段时间里学生的基础知识掌握情况的诊断,题目直接来源于备考“要件”《会考说明》,几乎是那上面原封不动的题目。已经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读背“过关”,班上那几大“金刚”应该入围“及格圈”了吧?至少也应该给我考一个接近及格圈的分数才是啊?我一边想着,一边寻找着装订有几大金刚们的那一个考室的试卷。

按照平时考试的批改习惯,我依然从那些考查“真功夫”的主观题目开始批改。经验告诉我,如果填空题、简答题能动笔做个八成之数,那么加上前面的选择题分数,其总体卷面成绩就一定是个“红色成绩”。直到这临近统一会试前仅仅半个月时间的当口上,我这个任课教师对那些毛孩子们抱有这一点点希望应该不过分吧?

有时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没想到,不希望见到的情况还是真真切切地摆在面前。——填空题、简答题加起来总共 50 分的题目,好几份试卷里仅仅零零星星得了几分,甚至还有几大“金刚”几乎是“白板”一块。

改着改着,我那时的气不打一处来:好你几个臭小子啊,就算前面 50 分的客观题一分不扣也难以及格了啊?我得问问这段时间来你们这些人过的什么“关”?难道真是“猴子掰包谷,掰一个掉一个”吗?还是原本你几个就是揣摩着老师的过关提问时“掺水”蒙混过关的?

我可告诉你们:“放了盐的就是咸的”。我看你们这些毛孩子放了多少盐?不到 40 页的《会考说明》你们究竟用了多少功?你们的时间哪去了?翻着眼前这一份份试卷,看着这一个个“个位数”的分数,我真是又气又急。急的我差点失去耐性,急得我想起了办公室同事们平日里说的那句话:“现在的一些毛孩子们,你不能给他们太多的笑脸,他们不知天高地厚,只认得‘鼓眼睛将军’”。

想起这句话,我感觉浑身都在冒汗!——还记得同事们当时说出这话时本人与他们反驳过好几回。因为我一直坚信“没有爱就没有教育”。眼前的这个“个位数”的成绩,不是存心让我自食这“ 爱的教育” 的苦果吗?这些臭小子们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看来,“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在他们身上出现了“此路不通”。我得真的不能再这样给他们笑脸了!我一定要让他们一个个知道我的“厉害”!

嗨!——生着闷气的我,三步两步气冲冲地回到家里,一屁股瘫软在沙发上。快到火烧眉毛了,这怎么是好?急,终归不是办法啊!无奈中,顺手拿起身旁没有读完的一本《教师博览》翻起来。突然,《课堂,禅意还在》几个字抢先跃入我的眼帘,这是河南陈伟华老师的大作。

教育则是人与人精神的契合,文化得以传递的活动。而人与人的交往是我与你双方的对话和敞亮,这种我与你的关系是人类历史文化的核心。可以说,任何中断这种我与你的对话关系均使人类萎缩。”细读中,德国教育家雅斯贝尔斯的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先前的那股火焰顿时消减下去。

是啊,课堂不就是师生平等、敞亮的对话吗?正因为有了敞亮的心境、敞亮的对话,教与学才得以相长。如果中断这种对话,

采用灌输,追求功利的做法,则会使学生的灵性萎缩。

想想我们的眼下的应考,可谓“机关算尽”,成天“过关”,“过关”再“过关”!可谁认真想过,对于大多数孩子们来说,一个在中考中没有“含金量”的会考科目,60 分与 59 分,于他们而言真的又有多大区别呢?学校领导、科任教师们干嘛就一定要他们拼下命来考“及格”、考出“红色成绩”呢?到底是孩子们的开心快乐重要,还是被迫痛苦地死记硬背那些枯燥考点知识重要呢?扪心拷问自己,考试中拼命让学生得高分真的就仅仅是“我是为了学生好”吗?

反思着,惭愧着。生物学本是一门实验性很强的学科,其中,许多多有趣的实验、调查、课外实践等探究活动,对于天真好动的初中孩子们来说,原本是他们最喜爱的一门学科,而如今,却被我们这些成天想着考试,时刻追求分数的老师上成了这个样儿!——显微镜没有摸过,实验室没有进过,教室替代了生机盎然的生物园。在一些学校,因为怕麻烦,节约成本,“做”实验变成了“讲”实验;因为求“高效”,不考的实验被人为删除,课本内容一再缩水;因为有了多媒体、电子白板,图片替代了生物实物标本,生物园成了被遗忘、被冷落的角落。

生物学课堂原本不是这个样儿啊,生物学教学原本也不是这个样儿啊!为什么学生背来背去,老是记不住呢?老这样做着无用功,低效率重复有什么意思呢?我要改变我的课堂,我要像陈伟华老师那样,追求富有“禅意”的生物课堂。我要让生物学课堂还它的本来面目——好玩、开放、自由、丰富。

孔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虽然,已经临近考试只有两周时间,我也要做最后的努力。于是,在这冲刺关头,我居然冒着学校领导和其他老师的质疑,开始了一堂“迟来的实验课”。   

这次的实验课,我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条条框框,我只在黑板上写下了:“精密仪器,小心损坏,大胆使用!”12 个字“温馨提示”。我把平时“纸上谈兵”讲解半天难以道明的问题梳理成“问题串”出示在大屏幕上。我要让他们自己“下水去游泳”。特别是那些经典问题:发现物像偏左下方,玻片标本应该朝哪个方向移动?换用高倍镜后视野亮度会出现什么变化?光线较暗时,该使用什么样的光圈?如果发现视野里有一个污点,如何快速判断污点在装片上、目镜上还是物镜上?……一个一个的老问题,通过他们亲自动手获得亲身体会。

一个班级,44 个人,6 个小组。那一堂课,只听见敲打声、摩擦声、撞击声、提问声、反驳声、欢笑声,整个课堂汇成一篇欢乐的海洋。特别记得班上平时在教室里的被视为木偶的那几大“金刚”,也经不住“诱惑”,一下 子“活”起来了!抢着、看着、闹着、跑着,一堂课里没有一个是消停的。  45 分钟“过关”,或许能背诵好几十个知识点,对于文字科目的临阵磨枪,或许有“吹糠见 米”的效果,但是,它给孩子们  带来的是痛苦,是伤害。而一堂 好玩、开放、自由、丰富的实验课,赢得的是孩子们的喜欢、参与、开心、快乐,在他们的内心深处留下的是美好的记忆。这就是一个老师进行课堂改革的最大成效啊! 

台湾著名作家简媜说:我希望,每个孩子都喜欢上学,像春风吹来,每一片树叶以口哨响应;我希望,每位老师教学的青春永驻,即使白发如霜亦不觉疲倦;我希望,那方小小讲台是阿拉丁的魔毯,老师带领一群孩子探索生命意义,遨游知识殿堂。“没有什么事情比孩子们开心更重要!”尼尔森老师的那句话又在我耳旁响起。回到我们当下的教学,当我们的课堂不再有笑脸、笑声和笑话时,我真的想对自己和同仁们说一句:与其说让孩子们宁愿选择逃离学校,与其说让孩子们坐在教室里像个木偶,不如让他们充满灵动的天性尽情释放吧。

              

(本文发表于2015《中华校园》第11期,作者系湖北省枝江市安福寺中学) 


您的宝贵意见是对我们莫大的帮助